m2dmd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極夜玩家-054 最大的祕密·深淵監視者·宇宙之門展示-m0wy7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极夜玩家
白莉莉用神国模拟出了一片诡异的景象。
曾经的一块大地,亡者大军撤离后,大地上满目疮痍,山川万物被侵蚀,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正中间是一片干涸的湖泊,在大陆腹地深处,和外面的海洋相连,漆黑如墨,寂静无声,上面悬浮着一些诡异的杂质。
“这是某一次最终浩劫结束,人类世界开始重建的画面。”白莉莉凝神说道,指着下方的光景图,“这一片干涸重生的湖泊,就是后来的漫漫星海,仔细看那些悬浮的杂质。”
李想愕然,听到是星海的演化过程,立即来了兴趣,如果他所料不错,这就是灾厄之主历经大劫后的新纪元伊始,有许多破碎的生灵在湖泊底下蠢蠢欲动。
那是没被彻底消灭,最后幸存下来的一部分灾厄,它们依附在这里,最终成长为令后来人类头疼不已的支配者。
这只是浮光一角,白莉莉想让他看的自然不是支配者的成长过程,这些大家伙是很恐怖,但还比不上宇宙外虎视眈眈的那些宇宙巨兽一族,更别说最终浩劫降临下来的那群亡者生物。
她手指轻点,那些悬浮杂质被放大,一下子清晰映入两人的眼帘。
李想猛地缩了下眼瞳。
这些悬浮杂质看似平平无奇,其实里面蕴含着一个又一个超级巨大的无垠世界,这些世界总体呈现灰白色调,有着他完全不熟悉不理解的世界规则。
只要诞生在这个宇宙之下,终极法则都一样,由那位沉睡的宇宙之主阿撒托斯所创造,不该不被理解。
可那些悬浮杂质里的世界却不同,流露出的俱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世界规则。
在那些世界碎片中,他隐约可以看到一双双幽暗的眼瞳在窥伺着这边,仿佛隔着漫长时光与岁月,也能瞥见这里的光景!
这太逆天,太可怕了。
“它们,深渊监视者。”白莉莉面无表情,用魂力封绝了各种感知,这才缓缓开口解释,“应该就是揽月姬嘴里暗中操纵着最终浩劫的宇宙外恐怖敌人。”
“深渊监视者?它们难道还能透过神国感知到我们这里?”李想皱眉,白莉莉如此谨慎,在自己的纯白神国里还用魂力封绝感知,可见这些家伙的可怕。
“多防备一点总归比不防备要好。”白莉莉苦笑,讲述了自己无意间接触到深渊监视者的经历,“许多人都以为我是主动挣脱掉尤格·索托斯代行者的身份,殊不知那时候的我根本没能力反抗祂。”
“我就奇怪,既然祂选择你做代行者,不可能毫无禁制,让你一个9级之上挣脱束缚,太丢脸了,这其中有深渊监视者的影子?”李想恍然,以尤格·索托斯现在的位格,别说当初的白莉莉,现如今的白莉莉也不过是一只稍大的蝼蚁,根本不可能在祂手心怎么蹦达。
那可是三原柱神之一,永恒之地的至高主宰者,位格仅次于宇宙之主,比任何一位永恒存在都高,祂本身几乎等同于部分宇宙规则,不受制约。
这样的存在,要是铁了心束缚一个人类,还能失败?
问题是祂确实失败了,让白莉莉脱离了祂的掌控,且没能再掌握回来。
关于这个问题,那时尤格·索托斯也没怎么和李想解释,祂甚至在李想真实身份问题上都欺骗了他,这种涉及更高层次的事情自然不会透露。
现在,白莉莉说出了真相。
原来她并非自主解除代行者身份,这根本做不到,别说是三原柱神,就是永恒存在级,只要认定了某一位代行者,基本就和魂体绑定无疑,终生难以摆脱,除非有朝一日代行者也成为一名永恒存在。
这就是费钰景自始至终都和太古永生者有关联的原因,不是她想,而是她不能摆脱。
大明 望族
自从接受了太古永生者赐予的馈赠,她就被绑定成了代行者,从今往后都相当于祂行走在人类世界的一只眼睛。
只不过大部分永恒存在根本没有人类理解的那种逻辑思维,不存在自我性,做事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和踪迹可循,无法界定祂们的真实想法。
像太古永生者那种愿意主动和人类接触的永恒存在少之又少,简直是异类中的异类。
当初,白莉莉成为了尤格·索托斯的代行者,因而获得了不少传承自祂的权柄,譬如最为后人津津乐道的全知全能。
但相应的,白莉莉作为祂的眼睛,将无法剥离自身独立存在,必须时刻注意这点,甚至可能会成为祂投下一道意识虚影的载体。
当然,要是尤格·索托斯真那么做了,这世界上便不会再存在白莉莉这个人。
即便是10级,也绝对无法承受三原柱神的意识虚影,这是位格上的差距,境界上的差异,难以逾越。
因此那时鸣绪居然能承载住万物母神的神格,甚至有可能让祂强行降临人类世界,引发巨大动荡,也侧面证明了她和祂本是一体。
同样的道理亦适用在李想身上。
“那一次,我在猎杀一只支配者时忽然陷入了困局,绝境之际,我从心底听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声音,她指引着我走出困局,战胜了那只支配者,从那之后,我就和那个声音有了若有似无的联系。”
白莉莉说起这个还心有余悸,显然事情并没有她描述的那么简单。
在最绝望的时刻,一道从心底响应自己的声音,最后还帮助自己脱困,十分容易获得精神上的好感。
但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以我们的修为境界也无法彻底探测自身,那道声音和我自己的声音如出一辙,从心底响起,回应着我,帮助我走出困境。她说她就是我,可我隐约知道,这不是我。”
作为一名实干派,白莉莉第一时间想要追寻那道声音的根源,能悄无声息寄生在她的内心深处,这份力量比尤格·索托斯还可怕。
毕竟后者只能间接影响到她,主动权依然掌握在白莉莉手中。
可面对那道声音,她修炼得到的一切都没有利用空间,那就是来自心底,难道还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看看?
折 錦 春
她存在着,在恰当的时候总会出现,说的话永远无懈可击,充满了诱惑力,在偷偷引导着白莉莉本身。
但她不愧是迄今为止七大陆第一人,自身的坚毅程度远超其他人想象,她第一时间利用神魂分离的方法将自己的一丝神魂藏匿在纯白神国里,然后将这丝神魂有自己的本体时常对比。
随后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变得和以前越来越不一样,在趋向那道声音,逐渐被同化,可明明十分警惕,一直在防备这件事的本体却毫无知觉。
要不是分出了这一丝额外的神魂,白莉莉永远都不知道本体会在悄然间被同化,那时,她还是她吗?
这期间,正好是邪首诞生之日。
她想要带着人类文明继续延续,在得知最终浩劫后陷入无助的癫狂,随后缔造新世界的念头越来越深时,被那道声音入侵了。
“世事难料,当哥哥亲手斩下我的头颅时,我还是一脸震惊,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一直愿意支持自己,站在自己背后的哥哥会第一个叛变!”
说到这个,白莉莉唏嘘不已,又揭露了尘封历史中不为人知的一角。
从离开永恒之地,到邪首出现,再到白师利纠集所有人以协助帝族的名义杀死白莉莉,前后不过数年,七大陆却是翻天覆地变化着。
那些和白师利一起杀死白莉莉的人大多与帝族联手,是背叛者,可白莉莉却没有太过怨恨他们。
她复生之后,不仅看淡和兰斯洛的感情,也对这份仇怨看得很轻。
现在李想终于明白了。
不是她看开了,而是这从头至尾都是一场针对那道声音的狩猎!
“兰斯洛死在永恒之地,他化身为灾厄,异化之后,我也不清楚他体内是不是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况,当初以为是什么可怕的寄生生物,它们可能选择的是人类中的最强者,我和兰斯洛自然首当其冲。”
白莉莉解释了开始疏远兰斯洛的原因。
她害怕自己深爱的男人和自己一样,早就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可她又不能问,甚至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佯装不知,故意用背叛来疏远他。
整件事从头到尾,只有白师利清清楚楚。
他是以身为种第一人,早在多年前就排斥出了身体内无数杂质,而且白莉莉一直觉得这个哥哥做事是最稳妥的,滴水不漏。
得知白莉莉体内产生未知异变后,白师利便悄然规划起了猎杀计划。
他要在白莉莉彻底异化前将她杀死,尸首分割,弄成是理念不合的样子,隐瞒掉深渊监视者的存在,同时也借机欺骗深渊监视者。
毫无疑问,他们的计划大获成功。
这个猎杀计划看似简单,实际上一环扣着一环,当初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有差错,并且绝对不能让寄生在白莉莉体内的深渊监视者觉察到。
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是类似的情况,只知道这种生物异常可怕,貌似诞生于人心,实际上是寄生的异生物,能悄无声息取代原主人。
“这个计划,最巧妙的地方在于我和哥哥之间的配合,我们彼此从未有过任何碰面和规划,我只是非常隐晦的暗示了下他我身体的异常,他秒懂后就制定了一个猎杀计划,我们心有灵犀,最后配合的默契无间。”
白莉莉甜甜一笑,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瞒过了所有人,包括你。你们都自以为早就挖掘出了所谓的真相,殊不知真相,只是冰山一角,下面还潜藏着天大的秘密。”
这确实令人赞叹。
彼时这两人,一个是被深渊监视者寄宿到已经快无法自控的9级之上,一个是大陆上声名赫赫,受无数人敬仰,最擅长谋而后动的9级天才。
他们联手坑了那只深渊监视者。
它甚至已经成功协助费钰景拜托尤格·索托斯的束缚,却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
原来她的死,还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从白师利对野瞳无微不至的关爱,还有现在他头也不回的配合复生归来,还带着一身恶名的白莉莉,就能看出他们这对兄妹昔日的感情之深。
这么重情义的男人,为什么会狠下心杀死自己的亲妹妹,仅仅是因为理念不合?
原因原来在这!
“可惜的是我们没能捕获那只深渊监视者,它太狡猾了,一发现问题,就舍弃了我的肉身,直接远遁到了宇宙之外。”白莉莉叹息,看着昔日星海湖泊,那上面布满的世界碎片和里面一闪一闪的深渊监视者,目光不定。
李想瞬间头皮发麻。
到底有多少强大外敌在窥伺人类世界?
能拟化成本人,蛊惑意识,在不知不觉中寄生,这也太可怕了。
“我们也是从许多毁灭的纪元里找到的一些线索。”白莉莉扬手,画面变化,是一个个曾经兴盛然后覆灭的纪元。
七大神国原先的主人,李想大多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们曾是那么的意气风发,然而后来却倒在了最终浩劫中,没能带着人类成功跨越这道难关。
“深渊监视者的称呼来自灾厄之主,不得不说,他对敌人的研究超乎所有人想象,他确实输了,输得彻底,连自己创造的全新种族都在漫长岁月里变成了人类的死敌,被人奴役。”
白莉莉叹气,说起这位先贤,她也是唏嘘万分,
“可不得不承认,他对于敌人的研究,真的厉害!能在那个纪元,连永恒存在都未曾接触过,就意识到多元宇宙的问题,还猜测到了‘它们’,简直可怕!不仅如此,灾厄之主后来还尝试主动让深渊监视者入侵,从而把握住它们的特点,并以此创造出了灾厄!”
原来灾厄的源头是深渊监视者!
这些克系生物是被创造出来的,本身为仿制品,而它们的原型……
“灾厄之主称呼所有宇宙外的地方为深渊,那些监视者就生活在那里,监视着一个个宇宙,伺机而动。”
“所以我极度怀疑,人类世界作为多元宇宙通行的‘门’,被永久关闭并非偶然,而是有人这么做了,防止这个宇宙被侵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